老板,来一盘三文鱼,不要虹鳟!你分得清楚吗?

2018年09月14日09:58

来源:重庆商报

  虹鳟鱼到底能不能称为三文鱼?最近一段时间,这件事情在重庆消费者、经销商等有关人员中间引发不少争论。该话题的引起还要追溯到8月10日,由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牵头起草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的出台,称虹鳟鱼属于三文鱼。

  近日,记者针对此类问题现象,走访调查重庆一些大型连锁超市、三亚湾海鲜批发市场等三文鱼、虹鳟鱼实体店,并了解天猫、京东、盒马鲜生等三文鱼、虹鳟鱼相关网店,结合他们售卖三文鱼、虹鳟鱼的情况等,看看消费者购买三文鱼、虹鳟鱼的想法与接受度如何。

  实体店 不接受虹鳟鱼身份不愿卖

  连日来,记者走访永辉、重百等大型连锁超市时观察到,三文鱼柜台前会明确标注着“三文鱼”字样,价格约在138元/斤,周末打折价在118元/斤左右,但产地情况不明。

  当记者询问三文鱼产地情况时,大部分售货员称产地来自挪威,且一致否认曾售卖过虹鳟鱼,表示不会以次充好。

  随即,记者又来到三亚湾海鲜批发市场,獐子岛海鲜经营部销售经理陈启宏介绍,他家的三文鱼主要来自两个产地:挪威、法罗,价格分别是每斤60元和78元。如果确定购买,他会免费切片装冰,包装好后给顾客,主城区内还可以免费送货上门。至于虹鳟鱼售卖上,他说,有活鱼在卖,每斤价格在30元左右,一般没有零售出货情况。

  陈启宏透露,现在市面上法罗海域的三文鱼肉质和口感,比挪威、大西洋海域的都要好。他还保证自家三文鱼是正宗的,并非虹鳟鱼。他还强调,一般的寿司店三文鱼都可放心食用,但自助餐店的三文鱼就不好说了,大部分都会用便宜的虹鳟鱼代替,况且切片后更难辨别,只有行家才能分辨真伪,建议消费者不要生食。

  后来,记者走进礼记海鲜批发经营部,负责人吴学礼再三告诉记者,他家的三文鱼只有挪威和大西洋品种。因为虹鳟鱼不能生食,是淡水鱼,只能用来煎、煮后再食用,而且他家无现货,若需要购买,需从仓库中调运。

  网店 有些下架有些明确虹鳟身份

  除了线下销售,线上虹鳟鱼和三文鱼“身世之谜”风波也不断。自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出台后,同日,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三文鱼分会成立。青海民泽龙羊峡生态水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泽)董事长应米燕任三文鱼分会首任会长,上海荷裕冷冻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荷裕)吕昕为执行会长。但两家公司的电商销量并未从中获益,反倒受损。

  近期,记者发现,民泽旗下的天猫龙羊峡旗舰店内共有13款产品,目前折扣在5.6~8.8折不等,月销量基本在0~9笔之间,且都已注明“虹鳟”字样。

  在天猫龙羊峡旗舰店内,一款名为“三文鱼松”的产品已注明“虹鳟”字样,是13款产品中销量最好的,月销9笔,其100g的灌装促销价为48元,参考价76元,折扣为6.3折。而折扣力度最大的是“新鲜即食烟熏三文鱼(虹鳟)切片生鱼片礼盒”,总重450g,促销价为128元,参考价为228元,折扣为5.6折,但产品月销量才2笔。在详情中产品显示为即食,也就是说,该虹鳟鱼生鱼片礼盒的食用方法被商家认定为可生吃。

  同月,在天猫龙羊峡旗舰店内,出现月销量为0的虹鳟鱼产品共有4款。在京东龙羊峡官方旗舰店内,除“三文鱼松”仍在售外,其余产品均显示“已下柜”。已下柜产品中,除了一款产品组合中尚有“三文鱼”三字,其他均已改名为“虹鳟”。

  至于荷裕网络自营店,据了解,8月22日,“冷冻烟熏三文鱼”和“冷冻三文鱼刺身”两款虹鳟产品,作为京东生鲜分类中的“淡水”“三文鱼”销量排名第一的电商主打商品,均拥有5万余条评价、99%的好评度,在京东都已下架,其后京东又将荷裕自营店下架。当天,荷裕悄然修改产品页,增加拉丁文“Salmo Salar”的标注。然而,不久后,记者在网上查找翻译得知“Salmo Salar”是大西洋鲑的学名,而虹鳟的学名为“Oncorhynchus mykiss”。

  有关媒体报道中称,对于将产品名改为“虹鳟”并将虹鳟产品及荷裕自营旗舰店下架一事,京东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举属于正常的业务调整。京东生鲜本着对消费者高度负责的态度,避免其他产品也存在信息不完善从而带给消费者困扰,我们对店铺其他产品的产地、食用建议、养殖方式等产品属性进行暂时停售排查,无问题后将再次上架销售,避免出现误导消费者的情况。”

  ■支招

  如何辨别三文鱼与虹鳟鱼

  獐子岛海鲜经营部销售经理陈启宏介绍,辨别三文鱼有三点:一是看鱼皮上有无从身体上部到尾部连接的一条红线,没有的话是三文鱼,有则是虹鳟鱼;二是看鱼肉颜色,色泽略浅的是三文鱼,略红的则是虹鳟鱼;三是看鱼身的条纹,略宽的是三文鱼,略窄的则是虹鳟鱼。

  ■调查

  大多数消费者

  难以区分二者差别

  据了解,北京北欧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欧玛)也是团体标准起草单位之一,是国内最大的虹鳟鱼养殖企业,同时也是民泽虹鳟鱼育苗供应商之一。而荷裕总裁吕昕是北欧玛股东之一,其余股东还包括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会长崔和、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理事郑维中。而此前有媒体报道称,郑维中否认民泽用北欧玛的货。

  在8月21日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召开的“三文鱼”定义之争公开讨论会上,郑维中还说,海水养殖的鱼和淡水养殖的鱼,在生吃方面风险一样。

  但重庆消费者对此意见不一致。在龙湖源著永辉超市,记者遇到一位年过六旬,家住附近的李奶奶问三文鱼销售人员,“上次口感不怎么样,是因为切片太厚,还是你们拿虹鳟鱼骗我?”三文鱼销售人员马上回应道,“你都是老顾客了,怎么能拿便宜的虹鳟鱼掉包给你,何况虹鳟鱼压根不能生吃,而且我们超市现在没有进虹鳟鱼,更不会售卖。”

  近几日,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同样有此疑问的消费者不占少数,而对于虹鳟鱼和三文鱼到底有什么区别,记者在随机采访的几十位消费者中,大家均表示不清楚,但消费者唯一肯定的一点是,虹鳟鱼不能生吃。

  ■链接

  消费者对虹鳟鱼接受度不高

  在上海市消保委开展的网络调查中显示,73.46%的消费者喜欢并经常吃三文鱼;83.6%的消费者认为团体标准将淡水养殖的虹鳟鱼归入三文鱼是指鹿为马,误导消费者;73.43%的消费者担心虹鳟鱼被列入三文鱼类别后,企业会借此误导消费者。由此数据可见,消费者对于虹鳟鱼接受度并不高。(滕飞飞)

编辑:张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