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人工、原材料、物流等成本上涨 中低端白酒集体涨价

2018年07月12日10:24

来源:大河网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唐朝金文图

  每年夏天,都是白酒的淡季。往年这个时候,许多白酒企业开始蛰伏,期待着进入秋天之后有所作为。

  然而,今年的夏天,白酒市场却显得有些躁动,无论是名酒,还是区域酒,都开启了价格调整的涨价模式。

  中低端白酒品牌纷纷涨价

  近日,酒鬼酒向全国渠道商下发通知,自2018年7月15日起,52度高度柔和红坛和紫坛酒鬼酒,出厂价分别提高22元和20元,终端价不变。

  而在这之前,已经有多家酒企提价。

  2018年6月1日,河南仰韶营销有限公司发布价格调整通知,自6月11日零时起,对其部分产品进行提价:彩陶坊人和全国版、人和郑州版、人之韵2018版每瓶酒上调5元。彩陶坊地利全国版、地利郑州版、地之韵2018版每瓶酒上涨10元。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了解到,2017年11月,洛阳杜康控股也对酒祖杜康窖藏、酒祖杜康6窖区、酒祖杜康9窖区、酒祖杜康12窖区产品的渠道供货价和建议零售价进行调整。

  渠道供货价在原有基础上上调,其中酒祖杜康窖藏上调25元/件,酒祖杜康6窖区上调30元/件,酒祖杜康9窖区上调40元/件,酒祖杜康12窖区上调45元/件。

  对经销商价格上涨的同时,杜康控股还建议零售价在原有基础上同比例上调。

  山西汾阳王酒业有限公司郑州市区总代理、郑州天腾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孔祥彬告诉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由他公司代理的汾阳王酒,是一款价格20元的光瓶酒,自去年年底开始每瓶提价5元钱。

  除此之外,茅台集团天朝上品贵人酒、口子窖、西凤酒等都有不同程度的提价。而这些酒的价格基本上都在50元~200元,属于中低端市场。

  涨价因人工、原材料、物流成本上涨

  白酒涨价是一件正常的事,但往年的涨价都集中在旺季来临之前,且以高端白酒居多。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注意到,这一股以中低端白酒为主的涨价潮从去年中秋节前就开始了。对此,郑州一家酒企负责人表示,价格上涨,主要因人工、酿酒原材料、仓储物流、包装材料等成本大幅上涨造成的。

  “低端区域白酒本来利润空间就有限,市场份额也很小,销量提不上去成本又倒逼,无奈只能涨价了。”这名负责人说。

  郑州一名白酒经销商表示,中低端白酒涨价,虽然有成本推动的因素,但主要是受行情利好的拉动,与消费升级有一定关系。“以都市白领为例,现在如果拿20元一瓶的酒招待朋友,估计自己不好意思,朋友也不会喝。原因是,给大家造成的心理暗示是,20元一瓶的酒肯定不会好到哪儿去。在消费升级成为大势的时候,谁也不愿意垫底。”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注意到,同以往茅台以百元为涨价单位相比,这些中低端的白酒涨价幅度在5元~几十元。

  “这几年,茅台酒不断上涨,每一次涨价都会带来其他酒品牌的跟风上涨。”泸州老窖经销商张先生说,中低端白酒的销售价格低,利润薄,涨价也是在这基础上的微调,不可能成倍地涨价。

  中低端白酒涨价要谨慎

  有业内专家表示,中低端白酒涨价更多要考虑的是其消费群体对该产品品牌及消费价值的评估。“中低端酒的消费者对于价格变化更加敏感,因此,这部分酒企在涨价时,更应评估自己凭什么撑起上涨后的价格。”

  知行力酒类战略营销托管咨询机构董事长梁超认为,消费者不认同的白酒品牌,很难涨价成功:“高中低档白酒产品,各有市场需求,这与不同消费能力有关,但无论是高、中还是低档白酒,卖不好的杂牌酒都将会被淘汰。”

  孔祥彬告诉记者,汾阳王酒本身在郑州就是一个小众市场,没涨价之前凑合还能卖些。涨价之后,销量下降了很多。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了解到,还有一些白酒品牌,为了不使自己的销量降低,只对经销商和零售终端商提价,而对消费者还保持原价。但这无疑削减了经销商的利润空间。

  还有些白酒生产企业,为了保护经销商和消费者的利益,开始向内压缩开支,用节约下来的费用抵冲成本的上涨。比如,水井坊就曾在2017年上半年计提散酒资产减值约8000万元。

  白酒专家万兴贵认为,在成本上升挤压中低端白酒生存空间的背景下,白酒企业一边要适度涨价延续生存时间,另一方面也应该积极寻求新的消费定位和空间。

编辑:赵惜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