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盐酱醋衣食住行 郑州“菜篮子”将走向商业综合体

2017年12月07日09:56

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

  “菜篮子”工程走至改造深水区,一些共性和问题逐渐显现。这个时候,一些先进城市菜市场改造模式,或可作为本地寻变的样本。

  菜市场抱上商业综合体的“大腿”,会产生怎样的火花呢?菜市场如何找到公益性和商业性兼顾的平衡点?杭州等城市正在力推农贸市场国有化,郑州是否有实现必要及可能?

  【升级

  从“供得上”到“供得好”

  菜市场管理日渐规范

  郭师傅在农贸市场里做水产生意已经11年,他觉得今年5月份的那次大改造让菜市场变了样,“铺了瓷砖,有了统一门头,格局划分更明晰了,整个感觉高大上。”

  河南商报记者走访后发现,这些新标准化菜市场有几个共性:市场整洁明亮,过道宽敞整洁,功能分区清晰,水产、熟食、鲜肉、蔬菜、禽肉、干货等摊位设置有序,监控、LED显示屏、农产品快速检验室是标配。

  事实上,最深刻的变化来自模式。菜市场管理方不再是过去的“甩手掌柜”,他们引入有丰富行业资源和优秀管理团队的专业菜市场管理公司,从原先单纯出租场地、收摊位费的“房东”变为菜市场管理公司自营或与经营户合作联营。

  有些菜市场甚至引入了产供销一体化的供应链管理体系,落地了菜肉追溯技术,这些肉类蔬菜的电子标签通过溯源机扫码,可以显示产地信息。“菜篮子工程”正由“供得上”向“供得好”“供得安全放心”升级。

  【亮点

  建综合体农贸市场

  便于消费者一站式采购

  在菜市场大变身过程中,一些新颖的模式也即将或正在试水。

  菜市场与购物中心结合,既能买菜又能购物、买药看病、托儿培训等,有没有这种模式?

  这个模式在广州、北京、香港等地陆续出现,即将超市化管理模式和商场化购物环境相结合,被称为社区商业综合体菜市场,是菜市场升级版。在郑州,这种模式也有落地,比如郑东新区的哈邻农贸市场。

  哈邻农贸市场建在郑东新区便民服务中心里。换句话说,每开建一座便民服务中心,就配备建设有哈邻农贸市场。

  河南商报记者探访发现,便民服务中心里驻扎有社区医院、早教机构、政府办公大厅、理发店、菜市场、停车场等,从“油盐酱醋茶”到“衣食住行闲”,从买菜、购物、买药、餐饮,到办理居住证、交话费、孩子教育都可以在这里实现,可谓一站式的“居住区商业中心”。

  而哈邻农贸市场与便民服务中心的共同建设运营方是河南龙湖汇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它隶属于河南省郑州新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这是一家由郑州市政府2002年批准成立的国有独资公司,隶属于郑东新区管委会。

  “社区商业综合体农贸市场是大势所趋,它不仅卖菜,还涵盖了餐饮、美容、家政、药店等20多个业态。这种模式降低了居民的生活成本,避免了传统菜市场和商业网点沿街分散布置、商业服务种类不齐全不就近的种种不利,便于消费者一站式采购。”郑州市市场研究院院长薛歧庚称。

  【探索

  保证“菜篮子”公益性

  借鉴外省的建设思路

  农贸市场建设,常常面临一个尴尬的问题:因为投入大、回报周期漫长,开发商不愿涉足;而农贸市场过分市场化、社会化,又会导致政府的主导性不够,失去农贸市场的公益性和惠民性。

  有人士曾称,一头连着菜园子、一头连着“菜篮子”的农贸市场本应体现的是公益性,然而大多以经营效益为首要任务。各农贸市场多实行招标制,价高者得,摊位价格节节攀升;再加上商户要承担较高的营业税额以及卫生费、管理费等,加大了经营成本,最终这些成本都转嫁到了消费者身上。

  “菜篮子”工程亟须公益性菜场“破冰”。郑州市市场研究院今年10月份曾奔赴南京、上海、杭州考察,总结出了外省城市三种模式:

  1.杭州、绍兴模式:杭州早在2011年就规定,新开办农贸市场必须是国有性质;2002年起,绍兴市供销社受市政府委托,管理市区内的国有农贸市场,约占绍兴市区农贸市场总量的四分之一。

  2.青岛模式:青岛市以每平方米500元的标准,以财政股权投入方式开展农贸市场改造并参与市场管理,政府股权红利主要用于摊位费补贴、价格补贴、摊位回租。

  3.成都模式:成都国有资本公司打造益民菜市场,采用“场企合作”方式,先后引入蔬菜专合社和公司入场经营。益民菜市场蔬菜价格比周边农贸市场整体低10%~15%。

  薛歧庚总结称,“国内不少城市都在探索回购、回租、政府投资新建、政府参股、共建配套等政府主导的农贸市场运营模式。主要目的,一是抑制菜价上涨,二是合理延伸布局方便百姓,三是提升管理运营水平。”

  观点

  以丰补歉、抑制物价

  完善菜肉战略储备库制度

  薛歧庚称,郑州市也有自己的模式,国资委下属国有企业“郑州市市场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正在致力于打造公益性菜市场。

  在薛歧庚看来,可从几个方面着手郑州公益性菜市场建设,一是新建菜市场要鼓励并加大国有成分,二是要完善菜肉战略储备库制度。

  “战略储备库,我的理解有两方面,一个是以丰补歉,另一个是抑制物价。如果国有资本布局战略储备库,待菜价上扬时,政府可将库中蔬菜投放市场,这样能确保百姓饭桌安全。”

  那么,郑州农贸市场收归国有这条路能走得通吗?

  “目前郑州还是在助推社会资本参与农贸市场建设。菜市场改造,第一步首先是如何规范它,按照市政府的标准,使菜市场成为标准化菜市场。第二步才是考虑公益性和国有资本控局的问题。”薛歧庚解释。

  他认为,“郑州在概念上对公益性已经形成了共识,但郑州历史上建设的菜市场大多为私营,目前关于菜市场的回购还在探讨中”。

  早前,郑州市市场发展局人士称,“政府介入此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政府托底保障市民菜篮子工程。”


编辑:姜秋霞